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朱张渡口论坛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会员:78309 帖子:627873查看新帖
查看: 15971|回复: 2

沉醉千年古镇浦市 感受不一样的风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4 02: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吉家大院

吉家大院
2009122105955176.jpg t01a6775aada7917317.jpg t01aeeef8cbd96bd47d.jpg t01c043e18e70199fbd.jpg t01e0617a279f46b394.jpg t01b59ca7742e011373.jpg t01c2b055a37d998f16.jpg t01cb9be28872e89512.jpg 湘西四大名镇之首------浦市 也许你们谈到湘西四大古镇之时,一定不会谈及到这个古镇。你们会想到沈从文笔下的边城,出土过秦简的里耶,以及因我国著名的谢晋导演拍摄电影《芙蓉镇》而成名的现今的芙蓉镇(原名王村)。但就是这么一个,在现代人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镇,却是湘西历史上最出名的四大古镇之首。 在经历过千年的沧桑变迁之后,褪去了原有的繁荣昌盛,但那种历史感却依旧在脑海里久久萦绕。当你们走进这里,看到这些至今残留的古建筑时,你们就会有深深的体会。那是一种仿若穿越时空的感觉,那是一种遨游在历史长河中的享受。
浦市古镇 浦市镇位于湖南省泸溪县境东南部,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是湘西四大古镇之一。浦市镇历史文化悠久,由于水路交通发达,历史上浦市商贸、文化就极其繁荣。浦市是沅水中游重要的物资集散地,荸荠、大蒜、莲藕、甜橙等农副产品远销省内各地。 历史文化 自明清时期至民国年间,在这不到两平方公里的古镇里,修建了三条商贸古街、六座古戏楼、十三省会馆、二十多座货运码头、四十五条巷弄、五十多家封火墙窖字屋、七十二座寺庙道观、九十多个作坊。目前保存最完整的还有吉家院子、周家院子、李家祠堂等二十多座。因商贸交流、文化融汇,故有“小南京”之美誉。是县经济、政治、文化较发达的城镇之一,镇内基本设施完善,投入1亿余元修建了2.5公里的防洪大堤和1000米的南新街。有日产1万吨的自来水厂、有综合大市场2个,11万伏变电站1座,移动通信用户逾千户,有线电视入户率达95%。该镇尚有大量特产资源、矿产资源可开发或深加工,旅游资源十分丰富。规划建成全县农业大镇、工业强镇、商业旺镇、文明卫生城镇。 浦市镇历史悠久,古镇文化源远流长,主要文物古迹有浦市老街、万寿宫、吉家祠堂、新石器遗址、周家大院、天王行宫、江东古寺等。 “小南京”美称的由来 由重要的地理位置,以及经济繁荣程度所决定。相传是因为当时太平天国的翼王石达开携她的爱妃来到此地游玩,而当时的浦市经济又十分繁荣,街上热闹非凡。因想起远在一方的京城,故而,石达开便将浦市称为“小南京”。 以下是相关的新闻报道和评论
大学教授撰谍战小说 重现“小南京”浦市古镇繁华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杨华峰 欧阳仕君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12日 22:04
  中新网吉首1月12日电(杨华峰 欧阳仕君) 湖南吉首大学12日透露,由该校教授张景龙撰写的长篇小说《暗战绝杀》,再现了湘西重镇“小南京”浦市的繁华过往,以及抗日战争时期发生在浦市的谍战故事。   湘西浦市是一个因军事而立、商业而兴的古镇,因地理位置重要,历来成为兵家水陆要津。抗日战争时期,沦陷区学校、医院、军队等纷搬来此,浦市一片繁华,一时被称为“小南京”。   1955年出生的张景龙是土生土长的浦市人,从小就听闻“小南京”的故事,此次创作的《暗战绝杀》选取的众多重要角色均是以作者熟识的本土乡亲为原型。全书约五十余万字,故事构思奇特,人物个性鲜明,尤其是对谍战的描写,环环紧扣,引人入胜。   书中不仅描写了“小南京”湘西重镇浦市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原汁原味再现了辰河高腔戏、龙舟横江竞渡、茶馆文化、帮会文化和妓院文化等原生态民族文化,让读者在激情的谍战中,领略这座湘西古镇的独特民俗风情。   据了解,张景龙已携该书在11日参加了中国每年一度的出版业盛会――北京图书订货会。待张景龙返回吉首后,该书将在全国各大书店上市,并将其改编成电视剧剧本。   张景龙为吉首大学新闻与传播研究员,现任该校报社社长、文学院兼职教授,上世纪八十年代中纪开始在《新天地》、《湖南文艺》、《传奇集粹》等省级文艺刊物上发表中长篇小说,其小传被收入《湖南当代文艺家传略》。(完)
分享到: 【编辑:张翀】
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浦市古镇 浦市镇位于泸溪县南端,沅水中游西岸,距泸溪县城20公里,总面积134.71平方公里,总人口6.8万人。浦市是两千多年以来中国大西南物资集散的重要商埠,享有“湘西四大古镇之首”的美誉,她是中国资本主义的萌芽地、多元文化的融合地、民俗风情的博物馆、英雄豪杰的大舞台、经济繁荣的大通道、红二、六军团革命活动主要根据地、贺龙元帅的祖籍地(高山坪村贺家寨)。2008年“浦市发现”被列为湖南省考古十大发现第二位; 2010年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湖南省旅游重点镇,2011年10月被评为国家2A级景区。浦市辰河高腔、踏虎凿花、浦市古建筑技艺、苗族数纱被列为国家和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岩门古堡寨、高山坪古驿道和50栋古民居被列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其中浦市古民居建筑群已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具有600多年历史的古建筑群——岩门古堡寨巷道布网、户户贯通,形成一道道攻防兼备的堡寨防御理念,堪称武陵山区战事与生产并存的典范,是明朝初年兼有政治与军事职能的代表性建筑。高山坪古驿道是中国南方“水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是全国迄今保护最完好的驿道之一。 历史上的浦市有3条5华里长的商贸街道、6座古戏楼、10多里长的城墙和12座城门、13省(地)会馆、23座货运码头、45条巷弄、1130多栋封火墙“窨子屋”、72座寺庙道观、90座坊(土地堂)等庞大建筑群,昭显着古镇昔日的辉煌景象。据辰州府记载:“两岸之间,烟火万家,商贾辐辘,舟楫络绎,故一大都会也”, “骚人墨客,工农商贾,莫不以时云集于此”。 浦市是辰河高腔的发源地,清《湖南通志》载:“浦市产高腔,虽三岁孩童亦知曲唱”。辰河高腔被誉为“神奇的东方戏曲艺术瑰宝”,是汉、土文化融合的产物。 史料记载,浦市历史上的寺庙数量在湘西首屈一指,被称作“湖南庙乡”,月月有庙会,季季有朝拜。时至今日,浦市人仍然保持祭祀诸神的习俗,独具地方特色。 浦市,这座戴着神秘面纱的古镇,在历史的长河中给人类留下太多的故事和美名:“小南京”、“不夜港”、“三楚雄关”、“五溪之巨镇,百里之边城”。也曾辉煌如今苏杭港澳粤,“有心上浦市,无心过江东”、“百羊千猪万担米,水泄不通犁头嘴”。“满河绿水满河船,满镇商号满镇人”、“一条包袱一把伞,来到浦市当老板”。 浦市,湘西边陲一个安静祥和的古城小镇,在连绵不息的沅江旁笑看繁荣与喧嚣的不断逝去,历尽沧桑岁月,依然保存着自己特有的、鲜活的生活方式。
清水坪,浦市的一面镜子(作者为当地作家刘云)
浦市,是国家级名镇。这座古镇上,有许多深宅老院和历史古迹,不被当地所熟悉,而提及清水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就如一面镜子,让你很清莹的照见自己的模样。
清水坪,位于古镇西北角的毛家坡与古龙岩,至新桥出口处的一段地方。自古以来,岩门溪水流经花园坪,在古龙岩与毛家坡之间,弯弯地绕了一个大圈,与从四方井与龙拱溪而来的水,汇于新桥,入沅水。弯弯的大圈,弯出了一二十亩地的绿草坪。草坪,四季如春。各色小花在柔风下,轻轻地扭动,象应合着虫鸣,曼舞。溪水清澈,云天倒映,群群细鱼小虾,似飞舞的晴蜒,在云空中嬉戏。 清水坪,溪水般清澈的名字。清水坪,花草样平朴的称呼。随着历史的发展,古镇由浦口拓展为市,由兴隆街形成浦市镇。从此,山上的大树少了,镇上的深庭大院多了,浦市繁华了,热闹了。从此,清水坪那一道弯弯的清水,似虹,又似月,拥着被冲积成的这块坪地,为古镇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一、将军柳。 公元1921年(民国十年)夏,浦市遭受百年未见的特大旱灾,饿殍遍群,匪盗蜂起。时年秋,湘西巡防军第二支队司令贺龙,奉令率部由桃源移防浦市(1921年10月—1922年7月),赈救灾民。贺司令在浦市长达近一年的时间,为浦市人民做了很多好事,与浦市人民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亲如一家。 贺龙部队由金溪馆移驻中庵和李家祠堂,司令部设浦市吉家大院。转眼间,到了部队要离开浦市的时候了。一天,贺司令起了个大早,独自骑着心爱的大白马来到清水坪,这里是他常练习骑术的地方。此时,他静静地看着溪水出神。眼前又浮现挥汗如雨的士兵在这里操练,浮现附近农民在躬腰耕作、浮现浦市朴实热情的人们在这里熙来攘往的赶场情景,他太爱足下这块土地了。他思量着,一定要在这儿留下个纪念。第二天,他从浦溪移了两棵碗口粗的柳树,亲自栽到清水坪那口古井旁。柳树一年比一年粗壮。路过的人们都要喝一口古井的甜水,然后在柳树下纳凉歇息,扯扯龙门阵。人们皆亲切的称呼这两棵柳树为将军柳。 二、鲜血 1935年11月,贺龙、任弼时率领的红二、六军团,遵照党中央指示,突围转移。从桑植县出发,于11月中旬先后突破国民党军队在澧水、沅水的封锁线,27日占领辰溪县城。为了钳制尾追之敌,红二、六军团即派前卫5师13团进攻浦市镇。 28日,第13团刘汉卿团长率600余人从辰溪县城出发,兵分两路,顺沅水向浦市前进。当天晚上,占领浦市。30日,与国民党李觉部队的两个旅在中庵发生了一次激战。因众寡悬殊,红军退至古龙岩,向毛家坡撤退。在经过清水坪时,团长刘汉卿带着两名战士断后。以柳树为掩体,击毙了数名追敌。柳树,用自己粗壮的躯体替红军战士挡着疯狂的子弹。最终,两名红军战士中弹牺牲。团长刘汉卿身负重伤,因伤势过重,不幸身亡。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柳树,染红了清水坪。 这次战斗,史称“辰浦战役”。浦市人民将烈士安葬在毛家坡,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在毛家坡修建了红军墓和纪念碑。 三、纪念碑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被日本侵略者占领。疯狂的狼心进一步膨胀。1937年爆发了震惊世界的“七.七芦沟桥”事变,侵略者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从此,960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四万万中华儿女,集国恨家仇于一身,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下,筑起了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开展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抗日大救亡运动。中国军民在长达八年的艰苦抗战中,伤亡达4000多万人,我县仅被抽去的“应征壮丁”就达5095人,还有大量主动从军的抗日人员。他们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民国二十九(1940)七月,浦市各届人士为了纪念在抗日前线牺牲的抗日将士,特筹款在清水坪修建了一座6米高的“纪念碑”。上书“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落款:中华民国二十九年七月立。 为了纪念当年这一座纪念碑,今人有诗曰: 浦峰翘首望沅江,幸福年年碧水长。 若无烈士抛血肉,那能黎庶享安康。 缅怀应奋先驱志,建树全凭丹寸芳。 巍巍丰碑入云屹,猎猎雄风润心房。 四、刑场 清水坪,由于它属于浦市古镇比较宽阔的地方,故而曾被定为农贸畜牧市场,驻地部队的练兵场,浦市地方的万人大会场,露天大戏场,以及刑场。 民国十六年(1927年),许克祥在长沙发动“马日事变”。本年5月26日,当时沅陵农运领导程涛、姚鉴雪(均系浦市人)等主干被捕,沅陵县长梁云铨(浦市人)力促当时驻扎沅陵的反共份子陈斗南团长,将程姚等人在第二天杀害于沅陵东关河滩坪。 1950年“ 镇反”期间,政府根据人民的强烈要求,将梁捕拿,按其罪行处决于浦市清水坪。 1949年11月18日,人民解放军在泸溪县自卫队配合下,将徐匪赶出浦市。穷途末路的徐汉章在四面楚歌声中,化名陈秀云,只身逃跑。最终,在1952年1月11日凌晨4点,在新晃县安寨瓦匠棚中被活捉归案。本年4月14日,在清水坪召开“万人公审大会”后,枪决于清水坪,结束了他四次招安和四次拖队的罪恶一生。 民国三十八年春,国民政府从南京败退广州,时任南京军管区上校副司令的陈靖雄(浦市人),在上海受到蒋经国的召开。蒋授予手喻,命他去台湾谒见陈诚,陈诚面授机宜,即离台赴穗,被国防部派往湘西,任绥靖区司令部少将参谋长。 民国三十八年六月,国民党派宋希廉收编湘西各路武装,妄图以此阻挠解放大西南,将暂编第二军九师的军长张玉琳(辰溪人)、师长张剑初、副师长徐汉章(兼任第一旅旅长),给予收编,陈任师参谋长。他在解放大军的围剿中,漏网潜逃兴隆场的山林岩洞,后潜回浦市与妻陈敬芝(四川人)密议,潜居大足县邮亭铺乡,“土改”时,他加入农村的互助组,当上了记工员。 1957年元1月6日,泸溪县公安局根据有关线索,终于从四川将其逮捕归案,1958年11月9日,将其处决于浦市刑场清水坪。 成为浦市刑场的清水坪,给当地至今留下了一句骂人的话“清水坪打剩的”。 五、追思 历史的风云变幻莫测。当古镇上的人们沉缅在拥有将军柳的自豪感时,其中一棵遭受了政治斧锯的摧残。另一棵在1996年,遭遇百年以来的洪魔肆虐。将军柳,逐渐化成一道思念,永远地索绕在浦市人民的心中。 如今,清水坪,那弯清澈的溪,已化成一缕青丝。将军柳,也锁进人们的回忆库。曾唤起人们抗日斗志的那座纪念碑,已成了历史的尘烟。不变的,是哪口养育了一方子民的古井,以及那个因水而兴的“清水坪”,它是浦市的一面镜子,它见证了浦市的兴衰,见证了浦市的伤痛和悲喜。   去我们湘西泸溪浦市,不去茶馆就不算到过浦市。   浦市人爱喝茶,茶馆多也就顺理成章。在浦市,茶馆不像是一种文化,更像是一种生活。文化往往是考究高雅的,生活则是实在的,琐碎的,随意而为的。   我童年的很多时光,就是和外公在茶馆度过的。我的外婆四十几岁时因肝癌去世,留下四个子女,都靠外公做裁缝来挣些家用,所以外公老得很快,在我的印象中,六十多岁的外公象八十岁,长须,爱戴老花镜,总是拿着一本线装评书,什么《薛仁贵征东》、《薛刚反唐》,看得入迷时,叫他一声,目光从眼镜上面看过来,盯住你……   每次赶场最有意义的事就是和外公去茶馆,因为那里热闹,那里有瓜子和花生这样的茶点吃……   浦市的茶馆多是利用自己的老宅老院,因陋就简开的,有的甚至没有一块招牌,没有任何的装饰,只有些桌椅茶碗表明是茶馆,让人感到亲切。   茶叶是再普通不过的毛尖,花费不多,收费也很低廉。泡上一壶茶,不慌不忙的喝着,听听隔壁桌上的话题,摆摆龙门阵,谈谈茶马古道,或者摆上一局象棋,这样消磨上半天的时间,是常有的事。   茶是始终是不断的, 茶要趁热连饮,当客人杯中尚余三分之一左右的茶汤时,主人就及时上来添注热水。   茶馆的茶客则是五花八门,三教九流:市井百姓在茶馆会友聊天,无拘无束;拉车挑担者喘气歇脚,也会在茶馆坐下;或互相对视,或低声细语,或凝神品茶,。 更有一两个穿长衫的, 摇头晃脑的吟着唐代卢仝的《七碗茶歌》:“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 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全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别有一番情趣!   泡茶馆是浦市人的嗜好。不光老年人爱坐茶馆,很多年轻人也喜欢。家里有茶不喝,偏要坐到茶馆里来。一大间屋子,毛尖为主,一盘瓜子花生,几碟糖果,一室茶香,呵呵,从哪里来,忙碌碌带身尘土;到这厢去,闲坐坐喝碗香茶。   两三个好友, 以茶当酒,凑在一起,边喝茶边各自倾吐发泄内心的情感。嘻嘻哈哈喝茶,叽叽咕咕谈心,不坐茶馆的人是绝对难以领会其中的韵味。茶新不新,水净不净,语多不多,人善不善,情浓不浓,可能就是浦市茶馆全部的涵义了   在这里,我学会撅起嘴,把滾烫的开水和着空气,喝进肚里,而不会烫着;在这里,听到很多的人情世故,让我知道了做人应该怎么样,而不应该怎么样!   呵呵,还有,我舅妈开始做生意就是从茶馆门口学会的……   那时我舅舅结婚没多久,外公因子女一个个都长大了,因为视力的原因也没再做裁缝。我舅妈是个很朴实的农村女人,结婚前在娘家天天就跟着生产队出工收工,结婚后,外公说:“现在家里养的鸡啊鸭啊,你要自己挑到集市去买,换些钱。”舅妈听了很为难,说我从来都没有称过秤,我都不会认啊。外公说不怕,你就放在我常去的茶馆门口,我在里面坐着呢,有人要买了,我教你!如此几次,舅妈现在对生意是很内行了,呵呵   泸溪浦市的茶馆是特别的,浦市人的生活中不能没有茶, 浦市人活得真切、淳朴、坦然。让我们在终日忙忙碌碌中,在过分急功近利中,在毫无意义的是非纷争中,象浦市人一样, 以一种恬淡虚无的精神内在, 该放下的放下,该尽的责任尽掉,放下一切,心无牵挂的住到茶馆,好好喝一壶吧!   所以,去湘西泸溪浦市,就去茶馆坐坐吧! 摘要:   逝去的辉煌,总会引人起无限遐思,或聆听它遥远的气息,或寻觅它远逝的足迹,或扼腕其辉煌不再,或探索其衰落缘因……  曾经以盛产桐油、生铁、芝麻、鞭炮、朱砂等多种土特产而闻名的浦市大口岸,土特产过洞庭, ...
  逝去的辉煌,总会引人起无限遐思,或聆听它遥远的气息,或寻觅它远逝的足迹,或扼腕其辉煌不再,或探索其衰落缘因……  曾经以盛产桐油、生铁、芝麻、鞭炮、朱砂等多种土特产而闻名的浦市大口岸,土特产过洞庭,穿长江,停泊武汉,远达上海;运回的物资则经浦市码头散发到周边地区。   曾经的浦市街市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   明清时期,浦市镇区面积约2平方公里,街道宽约四米,街面以长条形红岩铺成,房屋店面都用洪江杉木构造。街区轮廓如一木排,有正街、河街和后街三大街道。河街和后街各长1.5公里,各行各业在这里集中。正街是主要街道,由吉家头进入街口,先后有天后宫街、十字街、中正街、下正街、犁头咀街、太平街、烟坊街、万寿宫街、寨尾头,直达红桥。各主要街道之间,交错排列着45条纵横巷道,将前、中、后三层联接成一个整体。   街市上十省三府会馆客商云集。银行、钱庄、典当行、油号、瓷庄、洋行遍布街市,数不胜数。从十字街到浦溪一路是鞭炮街,大大小小的鞭炮作坊有几十家。如今的氮肥厂一带其时为家具街,生产一些或传统或新奇的家具。十字街到医院一带是皮革街,生产经营各式皮具。还有各式瓷器店、铁匠铺、澡堂子等等店面杂居其中。当地人还流行用蚕豆和包谷打粉条,农村人特别爱吃,市面上打粉作坊零零散散的有20多家;作坊一般长期养马,用马去拉碾子推磨;还得有晒楼,打下的粉必须在晒楼上晒干,才能出售。清末民初,唐家弄的姚恒森号以经营桐油和茶油为主业,货物辗转运销常德、长沙、武汉等地。当时成规模的桐油商家有10多家,由于商业兴旺,人口众多,桐油往往只能在晚上才能疏运出去;一晚下来,从唐家弄到大码头的路上全是倒翻的桐油,行人过路,鞋子上被桐油全部浸湿。李炳记号却是以鞭炮发家,转而经营桐油,极盛时,李家桐油占到了浦市市场桐油总量的五分之二。发家致富后的李家广置田地,田地数量为浦市之最。逢秋收,李家便派亲戚到处收租,佃农们送租的场面非常热闹,一个秋收,李家要收1000石谷。此外还有太平街的吉中兴、吉和兴,都是当时的桐油业经营大户。油行业的兴旺同时带来了专制油产品包装的木桶业和竹篓业的兴旺。桶行、篓行相应地发展成为一条桶匠街(黄土坡和下街一带)。浦市后街有一段街道名“油篓街”,专为浦市桐油特制油篓。当时木质油桶生产跟不上市场需要,市人只得用篾扎纸糊油漆,放在太阳下晒,油篓一字排开,有一里多长,街道也就被人们称为“油篓街”。“谷家篓厂”雇请篾匠百余名,日制油篓数百计,沿河长街的篓坊常有三两千新油篓晒在太阳下,场景分外壮观。雨伞制作也是当地的特产。据有关史料记载,浦市的雨伞始创于明代初年,以引纸、桐油、楠竹、柿水等为原料,手工精心制作而成。其时浦市制伞业有20余家,制伞工匠达百数以上,在沅水流域与常德的河伏雨伞一起,驰名全国。浦市的河堤上常有上千把成品雨伞晾晒在阳光下,五光十色,成为浦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浦市的伞质优价廉,垄断了沅水流域雨伞市场,产品畅销云、贵、川、湘、鄂五省。此外,典当业、土膏业、绸布业、烟馆业、染坊业、制酒业、酱园业、米汤业、碱水业、银楼业、瓷庄业、粮仓业、百货业、南杂业、洋靛业、造纸业、印刷业、国药业、中药业、西药业、丝线业、旅栈业、铜器业、锡器业、皮革业、理发业、蜡烛业、蚊香业等各业布满街市,把古镇渲染得分外热闹。 各业兴旺带动了市场。市面上每天要杀60多头猪,所杀的猪就从来没有买剩过。各地来浦市做生意的人络绎不绝,街市上呈现出一派“腋底下送货,人头上接钱”的繁华景象。晚上装运桐油的热闹情景至今仍在浦市老人的口中时时传唱:灯笼火把从大码头一直延伸到仓库,像无数条火龙在游动;扁担、竹杠“格叽格叽”伴和着吆喝声,一路响个不停。人们得赶在天亮前装完货物,天一亮,街市上又会被做生意的人堵塞。   我们从有宋以来的诸多文字记载可以看出浦市的发展轨迹,这个轨迹大概是这样的:最开始兴起于江东,虽然繁华却发展空间狭小;后从江东迁至沅水西岸的浦溪,市场地处浦溪入沅水之口;又因浦溪系沅水支流,不便停泊船只,浦市便迁至溪北岸沅水畔,即现今浦市之地。浦市的迁移,迁移出了一座商贸、文化繁荣的集镇,因而也就有了“百猪千羊万担米,不及浦市犁头咀”的发展商机。   如果没有迁移,浦市便只能在浦溪发展,小溪容不下大船,商贸繁华就永远不可能实现。沅水江面开阔,水势平缓,20多座码头周围,可以任由大小船只停泊。最繁华时,浦市停靠的船只多达300有余,商贸盛况可想而知。   今天,浦市作为湘西商业重镇的地位似乎已经边缘化,但是,逢场日的浦市仍是人头攒动。浦市,似乎不愿从昔日的繁华里消逝。   逢年过节家家户户仍然贴对联、挂灯笼,街市温馨、祥和的氛围,一如曾经繁华的街市,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变化。   浦市人也常常只有在自豪的回忆与现实的无奈中活着。   老人们时常靠在椅子上,念想着上辈传下来的故事,凝视着茶几上那只祖上传下来的布满茶垢的茶怀,久久无语……(部分原始场景由吉隆泽口述)
浦市古镇   来源:湘西新闻网  时间:2012-08-27 11:18:17   作者: 字体:【 】   浦市的街道并不宽,由一块块石板铺成,缠绵的向远处延伸,宛如温柔的深闺女子长长垂下的乌丝。饭馆,杂货,茶馆,理发铺,在街道两旁的店铺一字排开。“女人喝酒,男人喝茶”是这里特有的习俗,浦市的茶文化不如日本的茶文化那般拘泥于礼数,但更具民间特色,纵情豁达。这里的茶馆业从明清一直延续到现在,经久不衰。当地人也秉承了古人闲适,从容,安贫乐道的生活态度。不大的浦市大大小小的理发店随处可见。任挑一家走进去,理发用的座椅看上去都活脱脱是个文物,座椅的靠背和踏板上都刻有精致的手工雕花,年迈的理发匠穿着白色背心,拿起电推剪,一丝不苟地为顾客理发。
[稿源:湘西新闻网]
[作者:]
[编辑:杨基童]
湘西第一党报,由毛主席唯一题词的地方报纸《团结报》,于2009年6月5日星期五在副刊上刊登了一篇关于浦市的文章:《浦市,一座不会衰落的千年古镇》。摘抄一些以飨大家:
古时的浦市,入境详视,俨然一个缩写的大世界,一个缩写的大社会:城东城南,城西城北,街道巷弄,纵横交错,街通巷连,四通八达;街街巷巷,商铺民宅,鳞次栉比,遍布市镇;殿堂宫馆,林林总总,形奇状妙;市井社会,吃、喝、用、住、玩、乐、购,商、贸、农、工、艺、学、文,各行各业,应有尽有,百业旺盛。走出古镇,伫外凝望,浦市酷似船形的一座城堡,险胜,威灵,壮观而整肃:古镇四周,朱漆高墙围护,城东、城西、城南、城北、东南、西北、南北、东西,方方面面,十二扇坚固铁铸城门进出;扇扇城门上建有城楼城垛,皆都飞檐翘顶,门顶门框,雕镂楹联横匾,匾下有城名;城楼城垛,平时人们可自由上下,游玩观光,遇事驻兵守卫,保镇护城。古时往来浦市,无论哪向,必走城门,城门城楼,古雅而奇丽,庄严而雄伟。真谓一大奇观。
浦市古镇地处沅江中游,曾是沅江流域不可或缺的一个中转站、集散地:一个天天万人潮涌的中转站,一个时时商贾满街的物资集散地。那时,在这依偎古镇的十里江边,沿线建有大码头十三座之多,私家小码头数十座有余,一垒盘链卧龙似地铁色石堤横亘在大小码头之上。那石堤纯然一色方形青石板砌成,堤底直起水底与码头连体,堤坝出岸高近十米,堤顶面宽约八米,整个石堤依江而建,绵延十余里,两端吻合大山。在历史上,这是一道堤防,一展城墙,一览奇观,一条街路,它是抵御水灾的屏障,它是守城护镇的壁垒,它是环城抱水的胜景,人们商贸览胜闲逛走玩的商道游路,它是浦市古镇的一条后街。这后街的街道,临江入邑,外侧边沿一线石墩成栏,栏旁树木成荫,里侧沿路挤挤挨挨皆是敞门商铺。商铺齐展展顺堤而建,像一个模子倒出来似的那么形同而等高:一模一样的前后两进,上下两层,中间有天井,一模一样的前店后院,店做生意院住人,一模一样的翘檐雕梁活页门,一模一样的朱砖隔墙圆柱堂。店面从业多为茶楼、小吃部,其间也杂有多家农具铁器、鞭炮蜡烛冥钱香纸店的。过去,那石堤那后街,年年春夏秋冬,天天白昼夜宵,没有落寞没有入静的时候,堤里堤外,街前街后,热闹非常。每天,堤外江面“船来船往,舟楫络绎”,堤里街市“商家辐辘,烟火万家”,真是船塞水域,人满街市。那种喧哗,那种忙碌,那种繁华,那种辉煌,闻名遐迩,有史可鉴。
浦市明清时期,市区上下百业兴旺,物流涌溢,大街小巷商号庞杂,万商麇集:拥有十三家省级会馆,三家银行,七户钱庄,三座洋行,五大家典当,一百二十五家爆竹业,一百六十多南杂货业,一百八十多家绸缎、油行、造纸、印刷业,上百家手工作坊,三百多处铁匠铺,四十多家茶馆、酒楼,三十多家剧院、澡堂、旅社、客栈分布市境。浦市古镇可谓是,三百六十行,行行俱全,行行出大户。那期间,镇上一下暴出许多大资本家大地主大财主来。先后崛起了富甲一时的瞿唐康杨四大巨贾,仅瞿一家在汉口城里就有三百六十多家商店。继后,又有吉李两大家族发迹,接着诞生了万贯家财的十二家大财主,名振古镇内外。
过去,浦市素有“湖南庙乡”之誉。明清时期,浦市古镇,镇里镇外,市前市后,宫、殿林立,庙、堂四布,林林总总共有七十二座寺庙,九十多座坊,佛、儒、道、天主、基督各大教派在此都有多处圣坛、圣地。如今,古镇许多老居民对此记忆犹新,随口就可说出这庙那殿一大串名称来。
此外,还有多处各大家族耗用巨资修建的本族宗祠:如,李氏宗祠,吉氏宗祠,邓氏宗祠,姚氏宗祠等等。那时在浦市,大大小小那宫,那殿,那庙,那庵,那堂,那寺,那阁,那观,那祠,等等,等等,处处向向都有特定的崇拜图腾,祭祀对象。
浦市的殿、堂、宫、馆、寺、庙、庵、阁建筑群落,规模庞大,架构各异,多姿多彩,奇妙庄严,为活跃古镇神秘的宗教活动与丰富的民俗活动提供了阵地,在一定繁荣了民族民间文化,满足与充实了人们的文娱需要。浦市人凭借这些建筑群落,一年四季,祭神拜佛、节庆喜典、灯会歌舞等事仪活动接连不断,几乎,季季,月月,旬旬,周周都有,热闹非常。
浦市物产丰富,名特产甚多,尤其数柑橘、鞭炮、皮箱、油纸伞、皮革、药材、桐油、瓷器、兰靛、竹连纸及生鸭、荸荠与莲藕最为人们赞赏而出名。历史上,这柑橘、荸荠、皮箱、瓷器为历朝皇宫贡品。另外,浦市的米粉、酱菜、饺子、鱼类、碱辣、酸味、腊味、社饭等各种风味小吃,极富特色,令人嗜好。浦市许多物资产品皆为当市特有,且物美价廉,热销大江南北,远销海外东南亚。
浦市古镇曾数朝数代热火过的这灯、那会、这醮、那戏、这歌、那舞,真是名目繁多,色彩纷纭,其间有的事典,形式浩大,场面壮阔,技艺悦目,看之奇异,听之风趣,魅力诱人。这当中有的可以堪称是正史民俗文化的源创与典籍,有的可以堪称是民族民间艺术园地里的奇葩与瑰宝。像花灯、龙灯、舞狮,龙舟,吃社饭,赛龙舟,坐堂戏,等等,长兴不衰,至今仍在火热流行。辰河高腔目连戏,在二十世纪末登上了国际艺术节法国巴黎剧院的舞台,被国际艺术界称誉为东方戏曲艺术的“活化石”,世界戏曲艺术的瑰宝,时下已被列入全国民族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非常可惜的是,现在的浦市,已经远没有我们文字里说描述的那些辉煌了。在湘西四大古镇中,它是被破坏最严重的一个,真的十分遗憾 !但是,无论怎么样,我们还是能够在这里找到那些已经逝去的历史的影子。
浦市,一座永远不会衰落的千年历史文化古镇。
t0108418cd3a98aad6f.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5 收起 理由
小鱼和大桃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6 16: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想去浦市镇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7 14:08: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正在旅游建设中,一定会越来越好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湘教QS1-200504-000001 湘ICP备12010102号-1

本网站由湖南省教育厅信息中心承办。

Copyright © 2000 - 2018 h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微博二维码

手机版|Archiver|湖南教育网论坛

GMT+8, 2019-3-20 13:35 , Processed in 0.04897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