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张渡口论坛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会员:69770 帖子:608672查看新帖
查看: 590|回复: 8

作家方方:这世上有多少的无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1 16: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家方方:这世上有多少的无奈

—— 对柳忠秧检举书的回复
​​这是前几天,媒体传给我柳忠秧对我的检举信。我把这封检举信完整地贴在这里(仅仅去掉了他的身份证号)。

关于吁请中纪委驻中国作家协会巡视组
依纪依规查处中国作家协会全委委员方方的检举信
检举人:柳向前(笔名柳忠秧,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身份证号:                                     )
中纪委驻中国作家协会巡视组:
      中国作家协会全委委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侵犯本人名誉权一案经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和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已于今年4月11号终审完毕,终审法院判定方方侵犯本人名誉权。方方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仅凭“听说”、“柳忠秧得了全票我很生气”就随口诬陷本人“跑奖”,她的造谣诽谤严重打乱了我和家人尤其是正上小学女儿的正常生活秩序,给我本人和家庭尤其是体弱多病的八旬老母与年幼的女儿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
    令人震惊和愤慨的是,时至今日,方方依然态度嚣张,藐视法律,不仅拒绝删除造谣微博、赔礼道歉,切实履行法律判决,而且变本加厉地毫无根据地指责两级法院的判决“颠倒黑白”,并强调她的败诉我的胜诉是“法律遇上了流氓”。从方方发微博、接受媒体采访对我造谣诽谤至今已历时两年半时间,即使在法律终审判决她构成对我严重侵犯名誉权之后,方方一直未停止对本人造谣、侮蔑、抹黑、诽谤,极尽人身攻击之能事。
    另外,本人调查、了解到方方有严重违纪、违规、丧失学术道德底线的行为事实,即:她自己牵头写《湖北文学通史》,自己给釆访她的党报《长江日报》记者强调,整个“通史”她要终审!如此一来,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自己审自己,这正如黄泥巴拌黄粪,哪里“审”得清?!文学史一般都是由相对独立的第三方比如高校、科研机构完成,没听说自牵(牵头)、自编(总编纂)、自选(肯定会选入方方本人及其作品)、自审(最要命的尤其是她强调自己要终审)的!
    综上简述,中国作家协会全委委员、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作为体制内高级官员,且身兼湖北省文学创作类职称高评委主任、湖北省政协委员等众多社会公职的公众人物,无视法纪、藐视法律。在习近平主席发动解决法律判决执行难“执行大会战”和强调“让失信被执行人寸步难行”、“任何人都没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之当口,更在本月初中央深改组发出“加大对各级政府和公职人员不履行法律判决的处罚力度”之重要指示精神的当下:方方仍反复强调、反复通过媒体及网络嚣张叫称“坐牢也不道歉”,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公民义务,影响十分恶劣;又鉴于方方自己总编纂《湖北文学通史》自己终审的严重违反学术纪律和丧失学术道德底线的铁的事实——本人认为,根据现有依据和线索,中国作家协会全委委员、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已符合中纪委、监察部所重点关注和查处的对党和政府不老实的“两面人”:即一方面把自己伪装成清正廉洁、道德高尚、守纪守法的好官;一方面无视法纪、藐视法律,具有拒绝履行法律生效判决的严重违法行为。
以我目前掌握方方严重“两面人”的事实和经法院终审判决方方已构成对我侵权的违法行为,依据中央深改组的重要指示精神、全国人大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拒不履行法院终审判决“老赖”采取法律措施的有关司法条例及司法解释、中纪委监察部对公职人员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执纪措施、中办国办联合发文对公职人员因失信行为(不履行法院终审判决等)的处罚意见等党纪、政纪、法规,本人特此向贵巡视组实名检举、举报,强烈吁请中纪委驻中国作家协会巡视组高度关注并尽快会同(或转交并监督、督促)有关执纪部门依纪、依规严肃、认真查处方方(实名汪芳),具体诉求如下:
1、针对方方的违规、违纪、违法行为,请贵巡视组尽快会同(或转交并监督、督促)相关执纪部门依纪、依规对方方进行诫勉谈话,责令其停职反省。
2、鉴于方方拒不履行法院终审判决的铁的违法事实,请贵巡视组尽快会同(或转交并监督、督促)相关执纪部门研究并作出决定,取消方方本月底(26日北京报到)中国文代会、作代会(此会习近平等七常委均要出席,为最高规格)的参会资格。
3、针对方方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藐视法律的严重违法行为,请贵巡视组尽快会同(或转交并监督、督促)有关执纪部门严格按照公职人员违纪、违法的处罚条例,免去方方的中国作家协会全委委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湖北省文学创作类高评委主任、中国当代文学写作研究中心(即华中科技大学当代文学写作研究中心)主任、湖北省政协委员等本、兼各职。
                                                                                                                           柳向前
                                                                                                                                  2016年11月10日

       我在第一时间,把检举信传给了同事们。它让人啼笑皆非,也让人十分无奈。对于对柳忠秧,我已经不想就他的诬告多说什么。近年来,他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而这个代价,本应是所有违规者都必须支付的,尽管这个社会对他们持以极其包容的态度。其实,作为公众人物、著名诗人的柳忠秧,在乐于接受他人公开赞扬的同时,也当勇于承受他人的公开批评,这是作为公众人物应该具备的常识和能力。
        为了让相关部门比方中国作协官方减少麻烦,我自己将柳忠秧所提到的问题,在此进行公开说明:
1、我希望柳忠秧引用我的博客文字时,请尽量准确,不要错引。同时,在引用被认定是我言论并打上引号的文字时,请注明出处,或是提供上下文内容。以避免把我泛指的社会现象误导为特指的人事。而我没有说过的话,请勿随意加上引号,比如“跑奖”这样的词。
2、既然柳忠秧已经将我告上法庭,选择了由司法决定,那就交由司法自己去决定好了。至于判决书是否执行,以及是否拉我进黑名单,我们都彼此静听法律的裁决。好在法律为防范冤案错案,有各种对公民保障的程序。我不服判决,可以按合法程序一级级申诉,甚至抗诉;你不服,也可同样如此。
       但要表态的是:如果柳忠秧改变主意,放弃司法而转道纪委或巡视组投诉,我更支持。这本来就不是一个法律事件。而是一个关乎行业规则和文化生态的事件。所以,我可将我手中所有调查资料,悉数交给相关部门。我们还可以完全公开透明地做这件事情。从媒体对柳忠秧的第一篇报导开始,一条条追查,一项项追查,一个一个部门查,一块一块版面查,一场一场研讨会查,一笔一笔资金来源查,一直查到中国新文学学会2014年底颁发给柳忠秧三个中国年度诗人大奖为止。我可以提供十个以上的质疑,甚至直接提出追责诉求。这倒是一件颇有意义的事。我们不妨解剖这样一个文化事件,梳理它的来胧去脉,看看成长壮大柳忠秧的文化土壤,如果我们真想在文化界和学术界反腐的话,如果柳忠秧觉得这样做更好的话。
3、关于柳忠秧检举我在《湖北文学通史》编撰中,所谓“自牵(牵头)、自编(总编纂)、自选(肯定会选入方方本人及其作品)、自审(最要命的尤其是她强调自己要终审)”一说,你叫我怎么说你好呢?柳忠秧!柳忠秧曾公开质疑我多次,列举我数条罪状,我都当笑话看。现在柳忠秧自己也应该很清楚,没一条是真的吧?如今,柳忠秧又这么认真严肃地向官方检举我,可是你怎么都不做一下功课呢?你至少也看一下《湖北文学通史》好不?《湖北文学通史》是湖北作协几年前的一个项目。正如柳忠秧所说:“文学史一般都是由相对独立的第三方比如高校、科研机构完成。”《湖北文学通史》从先秦编到当代,共四卷本。正是由三所高校的教授担任各卷主编。古代卷是华中师范大学王齐洲教授主编,近现代卷由华中科技大学何锡章教授主编,当代卷由湖北大学刘川鄂教授主编。审读《湖北文学通史》是一个专家团队,人员来自湖北各大学的专业老师。比方武汉大学的陈美兰、於可训教授,华师大的王先霈、王又平教授,湖北大学的邹贤敏教授等等。当代部分还请了省作协的老作家老编辑参与。省作协是主持单位,我是主席,理所当然成为大多次讨论会的召集人(只有当代卷完稿后,我没有参与后期的讨论)。完成书稿用了将近四年时间,所有书稿经专家团队审读通过后,根据出版要求,省作协须对通史文字终审把关。对此,作协实施此项目的三个负责人进行了分工。我特意作了回避(现在想来,真是有先见之明!)。我审读的是一二三卷,即通史中的古代两卷和近现代一卷。我一个人住在英山县通读的此三卷,长江文艺杂志社全体员工可以作证。当代卷则由两位党组成员梁必文和高晓晖审读。柳忠秧对他们二人想必熟悉,在写这封检举信时,完全可以找他们询问一下,我相信他们会实话实说。可惜,柳忠秧连这最简单的一步都不做,就断然进行举报。我倒是没啥,传给众同事看看,大家当段子笑笑而已。可柳忠秧你自己呢?白纸黑字的胡说一通,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对这样的诬告,近年经历太多,我真是懒得计较。
4、柳忠秧在检举信中,向中纪委巡视组提出了他的三条诉求,我倒是想回答得干脆痛快一点:
第一条:谁有资格对我进行诫勉谈话?!我有什么过错需他人来训斥诫勉?!这可真不是大话!我多么感激我自己这一生的廉洁自律,也多么庆幸我自己这一生的做人坦荡!我经常跟同事说笑,我不怕上级查我,而是怕他们不查我。他们不查我,反会对那些谣言疑疑惑惑。而一但查过我,就会明白,那些谣言真就是恶意者下作的造谣。巡视组已经来过省作协,查问题是掘地三尺的方式。柳忠秧你可以通过你在作协的朋友们问问,看我有什么问题!
第二条,如果有人愿意取消我参加柳忠秧所说的“高规格”会议即中国作协换届大会的参会资格,我真是感激不尽!北京这么冷,空气这么差,每次冬天进京,回家我就支气管发炎住院。我一点都不想来蹭这种“高规格”。何况这种会议的无趣,我又不是不知道。柳忠秧你熟人多,你最好帮我实现这一条!
第三条,关于免去我这样那样的职务(都是闲差)事宜。说老实话,我比你还更想早些免去那些事。其中不少我也主动请辞过。包括政协委员,我甚至还写过辞委员书。但各方都没同意,我有什么办法?我一把年龄,何苦去跟人犟?再说了,湖北作协明年即换届,时间不足一年。大家同行一场,好说好散。当然,如果你连这个时间都等不及,我倒是给你提一个建议,你可以与你在湖北作协的诸多朋友商议,请他们联名提案罢免我的主席之职。主席职一没,其它估计都会跟着没有了。这种事,你找中国作协巡视组一点用都没有,不如找你的朋友们管用。以你的能量,这个罢免案或许通得过呢?如果我的主席之职被湖北作协全体会员所罢免,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会非常高兴!因为,湖北作家协会如果是这样的一个协会,那它怎么配我给它当主席?!
         这世上无奈的事,真的很多。於我如此,於柳忠秧不也是?
        想起很多年很多年前,我还很年轻。跟我的好朋友蒋子丹聊天。她说她有人格洁癖。我说我也是。这么多年来,这话一直响在耳边。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生活和工作,勉励自己保持理想,正直做人。虽然我们无力改变这个风气日渐变坏的社会,但我们至少可以保证自己不扭曲本性。我们这一类人,可能不被很多人理解。但又有什么关系?又何必要旁人理解?我们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就足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16: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柳中秧算是没有趣味的诗人、作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1 16: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典型的文人相轻,哈哈,多大的事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1 17: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好!能不能简介一下材料中的两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17:25:27 | 显示全部楼层
303581704 发表于 2017-5-31 17:16
大大好!能不能简介一下材料中的两个人?


这个资料还真的需要介绍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1 17: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zaoer100 发表于 2017-5-31 17:25
这个资料还真的需要介绍一下。

这两人:诗人,作家。东西也写得挺好,逗人看。想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 11: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柳中秧,与商人找得火热的一个文人,写诗。
但在方方眼里,他是个喜欢请客跑朋友跑项目跑得奖的同志。
据说他为了得个什么奖,跑关系跑到了方方这里,方方不客气,拒绝并公布了相关情况。

但由于证据未必当时固定了,所以柳拒绝这个说法,声称没有向方方行贿跑奖。
还打起了官司。

--------依我个人的第六感觉,这柳诗人的来头不小,
作品应该算一般,
得鲁奖(或者茅奖)不值得。

方方和同是湖北的池莉,都是女性,大作家,小说家,作品堆成山,影响也大,就不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 12: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zaoer100 发表于 2017-6-1 11:37
柳中秧,与商人找得火热的一个文人,写诗。
但在方方眼里,他是个喜欢请客跑朋友跑项目跑得奖的同志。
...

昨晚查了,了解了一些。柳忠秧喜写古风古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 12: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柳忠秧《岭南歌>>里有“国民党共产党,开天辟地。讲习所黄埔军,众志成城。
  陈独秀孙逸仙,国共合作。蒋中正毛泽东,兄弟并肩。 ”诗句出现,方方说他写得糟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湘教QS1-200504-000001 湘ICP备12010102号-1

本网站由湖南省教育厅主办,湖南省教育厅信息中心制作维护。保留所有权利,未经允许,不得复制、镜像

Copyright © 1996 - 2016 h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微博二维码

手机版|Archiver|湖南教育网论坛

GMT+8, 2017-8-17 21:53 , Processed in 0.06692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