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朱张渡口论坛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会员:70221 帖子:610671查看新帖
查看: 3396|回复: 5

石榴枝头,那抹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3 17: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榴枝头,那抹红
  农历的六月,已是火热炎炎。我读过一本书,那是一种浅绿皮的三本上中下集的《射雕英雄传》的第二本,初中没事时我经常翻,里面有一句话印象很深,写的是江南:六月六,晒得鸭蛋熟。此时走在白花花的阳光底下,到处都是热气,风一吹,就象是被熊熊的山火过了一片一样,每一个毛孔里的毛都要被烤焦了。
  从病房深一脚浅一脚出来,头昏昏的。将自行车锁在杂屋檐下,大口呼吸了一下,鼻孔里呼出的气都热辣辣的。一抬头,却见楼前那绿绿的石榴树在风中摇曳。随着枝头一起颤动的,在那万片绿叶中闪烁着的,有两三朵红色的花还在绽放着,一点也不畏惧头顶上那火似的骄阳。我的精神一振,这红红的石榴花,开得那样红,那样自信,那样生命力四射。而我这次患病,情绪就随疲弱的身体低落下去了。不行。打了几天吊针,尽管四肢无力,但是精神却不能倒下,就象这石榴花一样,在别的花早已屈服于炎阳的炙烤、耷拉下自己的头,缩起萎靡花瓣抖抖瑟瑟地做出一幅可怜的样子时,还是这样生意盎然地高高地扬起小小的脖子,对着太阳在笑。
  这红红的石榴花,是太阳的花吧。我禁不自禁地惊叹于她旺盛的生之意志与力量了。早留意它们很久了,也曾想在四月的时候就把它们给写下来。但一直拖着,一直放在心上而没有能再现在我的笔头。这次,不再拖了。病后的手指,有点软也有点僵,但一看到眼前这一抹红,劲儿就有了。
  经常从北京到湖南往返,四月雨后的下午,还是五月归来的清晨,只要一回家,都是她,在枝头笑盈盈地迎着我或是舞动着那轻轻如薄纱般的短短的红裙微微地和我作别,等待着下次回家时又一次热情的相视。人间四月芳菲尽,几乎院子里满栽着的桃花、杜鹃花、山樱花等急匆匆地将她们那如霞似锦的艳丽还没有在人们啧啧的短暂赞美声结束就萎然于地了,树底下只剩有一片片狼藉残红。就象是一场喧嚣的盛宴过后的,留下人去楼空满地的寂寞与萧凋。这时,石榴开花了。一朵朵,一丛丛、一簇簇,在繁密如织的白的细枝缝处,在绿意涌动的高高的枝头,石榴花竞相伸出她们顽皮的小脑袋,首先还青绿中带着点浅浅的红,等你不经意间,她们就在圆圆的脑尖上吐着一丝丝鲜红,接着,这一点点红越来越大,象是一条小鲤鱼儿从水底游出来,露出红红的小嘴快活地吐几个小小的气泡。又象是刚睡醒的婴儿闭着眼睛嘟噜着粉红的小嘴在寻找母亲的薄裳里紧裹的最爱。没过几天,青红色的花壳再也藏不住她怀中的红了,索性裂成六瓣,将花尽力向上托举起来,尽情地让每一片轻盈的花片都能在风中自由的呼吸与舞蹈。绿的树就穿上了一件红艳艳的衣裳,小鸟也喜欢起她来了,在枝里叶间倏地钻进去,又叽叽喳喳的飞了出来,枝叶惊动起来,微微地迎风摆动着,象是邻家小女初长成时羞涩地转过满是绯红的可爱的小脸,闪烁着行人久驻难舍的目光。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称颂她,赞美她于百花零落后给人带来的那份难得的惊奇与喜悦,但是有一首诗我很欣赏,“闲折两枝持在手,细看不似人间有。花中此物是西施,芙蓉芍药皆嫫母。”一千多年前的白居易,早就感怀着我的感怀了。芙蓉与芍药,在一般人眼中,都是花中的尤物,开得那样大,又是那样个性鲜明,一个浅粉,一个深红,都是惹人一见而生怜爱之情。但也有人不喜欢,粉的有人说是“露染燕脂色未浓”,而红的也有人称是“浩态狂香”。而这白居易,更是直白地夸赞,在石榴花前,芙蓉芍药都从了西施门前经过的那效颦的丑女了。我仔细地留意起石榴的红来,这明艳艳的红,不同一般的红的花。杜鹃和桃花院子里最多,从花瓣的前沿到花的颈部,红色渐渐的浅了,似乎那展现给人的都是强挤出来的笑脸,若是一场大雨过后,残存于枝头的那些红色就更显苍白。而院墙头那攀扶着树的枯枝才开放的喇叭花,又刚好相反,把那柔柔的花沿扮成浅白,却将那浓烈的酱紫深红深深地留在花颈处。只有石榴,从花瓣边沿到花的最深处,一律都是红得一个样,毫不谦吝。大雨来了,狂风过后,她也不低头,她也不褪色,顽强地紧紧地与绿叶倚靠在一起,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花丛深处那丝丝金色的花蕊。就连那雨后的水珠,竟也有几颗不忍匆匆离去,在花瓣上久久停驻着,像是石榴花儿美丽而晶莹的小眼睛。等人凑近仔细瞅时,她却像是突然怕见起生人,倏然一滑,躲进了花颈深处。
  五月末的一天,我从北京回来,已是端午前夕,太阳开始初露它的威风了。满是疲倦地我拖着行李箱和软软的双腿,赶回家,却见房前的石榴花开得更艳更满了,以前还是绿叶丛中一点红,绿叶与红花相映,而这时,万朵红花竞相将她们最美好、最靓丽的身姿、最旺盛的生命力都呈现在一个许久又未曾谋面的老朋友面前,几只殷勤的小蜜蜂正在忙着将头伸出花瓣深处,只留下毛茸茸的小屁股在花沿不停颤动。竟然,那绿的叶子都只得悄悄地在红花的缝隙里显示她们的存在了。我停住了脚步,等再回过神来,疲惫已不知何处去了。
  五月以后是六月,六月过后,便是今天。那高高地枝头,火一样的太阳下,石榴花还在开着,红红的……                 
            (中国社科院匡列辉  草就于2017.7.2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4 08: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石榴花茂,石榴果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4 17:3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5 08: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精致的美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5 08: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QQ截图2017072508423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湘教QS1-200504-000001 湘ICP备12010102号-1

本网站由湖南省教育厅主办,湖南省教育厅信息中心制作维护。保留所有权利,未经允许,不得复制、镜像

Copyright © 1996 - 2016 h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微博二维码

手机版|Archiver|湖南教育网论坛

GMT+8, 2017-12-16 19:17 , Processed in 0.05980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