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张渡口论坛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会员:70243 帖子:610269查看新帖
查看: 388|回复: 3

一年最是冬景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klh19740826703 于 2017-11-13 08:24 编辑

                一年最是冬景好
   我迷恋起冬日阳光下的美景来了。
    经过地铁口,朝前三百米就是友谊宾馆。进大门急匆匆地绕过一段湿漉漉的小马路,便来到了开会的嘉宾楼。小路湿湿的,发着闪闪亮光,一直延伸到楼的后边。两个工人在细心地用水枪冲刷着地面,水过后,一尘不染。上楼在第一个台阶时,我看了一眼早晨的沐浴在阳光里的友谊宾馆,安安静静的,高大的楼宇雕梁画栋,绿色的琉璃瓦铺满了楼顶,屋的四角又高高地把檐尖挑起,形成一个凤回头凝固的姿势,很有皇城建筑的风味。
    我不太喜欢正经地开会,坐在那里,听着一些人谈论着他们自以为得意的东西,有时还会引起一阵争论,发出一会善意的哄笑。
    会后的午餐很丰盛。人,只有在解决温饱以后,才可以尽情地做一下其他事情。而我,提着一个空包,慢慢而惬意地走在宾馆的林荫间小道上,一步一步往外走。正午的阳光很热烈,很温暖,洒满了整个世界。我突然提醒自己,不能急着往门口走,匆匆来又匆匆回去。因为,这眼前,阳光下的友谊宾馆的景色太美了。
    房山线上随着隆隆而去的地铁,往窗外望,只有枯的草,落光了叶的树,在早晨静穆着。远远近近的枯树也许是新栽不久,有的四周还用铁管撑着,生怕是突然的一阵风将它们吹倒,而树的底下还围着一个圆形的浅坑,这和南方栽树的方式有点不同,可能是北方的土很干又很散,造个坑好将浇上的水给蓄起来吧。不远处又有一大片芦苇荡迎面而来,枯黄的细杆上顶着一束束蓬松的白的芦絮,象是给馋嘴小孩买的一支支棉花糖。早晨没有风,这白的芦花荡啊,也在还有些朦胧的晨雾中静静地呆着。一连几天去市里经过时,都是同样孤寂的景色,苍凉而空旷。看累了,我只好靠在车内的铁柱随车的摇晃闭上了眼,昏昏地打发这难捱的冬日苍凉时光。
    而此时,我却被友谊宾馆的美给包围了。
    想用姹紫嫣红来形容,但是又怎能写下这里丰富多彩呢。
    我知道北方白杨的高大挺拔,它的枝干一律向上,决无旁逸斜出,这是茅盾告诉初中时的我。南方多的是树,却从没有见过这枝枝叶叶都团结靠拢的树。这树只有在北方常见,马路两旁多是白杨,就那么碗口大小,主干青里透着白,努力着向高空伸展。可那是没有历史的树,而这里白杨啊,傲然地伟岸地立在道的两边,一个人是绝对抱不拢,从树尖下往下看,枝干还是青里透着白,可以到了离地面一丈两丈处,却成了一片灰黑,越往下,黑色越浓,黑色的粗糙的树皮无规则地皴裂成大大小小的长方块,块与块之间又是更深的黑,像是被醮满着浓墨的笔给染过一下,又留一片片枯的飞白,记录着时光的深刻与久远。我用手触摸着树的每一寸肌肤,轻轻一按,很硬;手心缓缓滑过,有一种酥麻,似是被一种厚重所感染。抬头上望,起了一丝丝微风,青绿色的椭圆叶子也微微地动着,发出沙沙的微响,偶尔,有一片树叶从枝头跌落,也是不急不慢,从从容容,我分明看见,它的长长的细的叶柄直直朝下,而叶片一圈圈的转动起来,似是绿衣的少女掂起脚尖跳起了开心的圆曲舞。
   每一栋楼的转角处都栽着几棵高大的银杏。北京的银杏树随处可见,尤以人大最多,马路的两旁,还是校园的空地处,到了秋冬之际,到处可见一片片可爱的金黄。我想起了我家乡的校园,也有五六棵这样的树,到了夏天,烈日里,生怕它们受不了火的炙烤,还长长短短地在树枝的各处挂上一袋袋装满了养分的水。也许是太娇贵了吧,一到秋天,还没有看见它们的的绿的叶子长满呢,一夜风过去,第二天,小小的还是青黄的小叶片就洒在树底下,只剩下光光的枝桠难为情地望着过往的行人。师大岳麓山下有一座岳王亭,亭子立在水中,而水边就有一棵银杏,当时我觉得很大,要一个大人张开双臂才可能抱住。树干上钉着一块不锈钢做的牌,上边写着:老树,一百年。秋冬的早晨,我有时会拿一本书在树底下读读,一片青黄色的鹅掌样的叶子落下来,掉在书的夹缝中,珍惜地合起,过几天一枚天然的书签就做成了。打开书,却发现紧挨着的两页深深地印上的叶的痕迹。
    而北京的银杏,四处肆意地用金黄装点着京都的热闹与繁华。越是冬天越是生机盎然,风过后,有叶子飘落下来,铺满了厚厚一地金黄,哪怕是慨然落了一地,可是,枝头还是满目的金黄。在嘉宾楼的转角,有三四株银杏,有一株的叶子掉光了,枝头密密麻麻的挤满了灰褐色的银杏果子。用心一吸,一股怪怪的味道还能丝丝缕缕钻入你的鼻腔。可是,还有几株叶子正黄着。以前我总以为长沙那棵是银杏树中之王了。可在这里,随处都是大树,其中,那转角正中的一棵,只怕也是两三个人都难以将它抱住。远远望去,在正午的阳光下,那枝头的黄,就是一座明艳艳的金黄的小山堆,满缀着的是轻轻爽爽的黄色,像是贮藏着无尽的丰收的喜悦,是那样生气勃勃,那样叫人惊羡,那么叫人欣欣然。
   正午的阳光洒下来,映着银杏叶儿的黄,人的脸上也起了明亮的光泽。几个戴着头盔的五十来岁的工人从身边走过,可能是清洁工人吧,四个女的还有一个男的。手里还提着个盛着抹布的小桶。突然发现前边不远处有枫树张开满是红色的重重叠叠的叶片儿,象是点着的一团团大火,招摇着,燃烧着。他们便情不自禁的快步走到树边,放下桶,从沾着灰尘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拍起来。树不高,但是它的枝向四周散开,舒展的伸得很远,红而尖的叶子微微的有点低垂,像是害了羞,一丛丛,一枝枝,红得格外纯粹,红得格外可爱。男的对着女的大声叫着,帮我也拍一张。女的都笑了,有一个喊了一声,你站好,我给你拍。男人便很听话似的站到了树的里面,用手压下树枝,将满是皱纹的笑脸露了出来。拍好后,男子看着手机中自己的样子,竟然开心地叫起来,咱东北人。边上有女的打趣着对手机的主人说,回去叫你的男人看见了里边的男人,怎么办?怎么办?手机的主人一愣神,随即也快乐的笑着哼起来,咱东北人。看着他们火红的枫叶后渐离渐远的背影,听着他们洒下一路欢乐的笑声,我禁不住羡慕起他们来,哎,简单的,只要快乐着,就好。
   友谊宾馆的午后,像是阳光下舒舒展开的一幅温暖的画卷,每到一处都是那样的动人,金黄的银杏,如火的丹枫,如黛的油松,青青的修竹,还有那欢快的人群,清脆的鸟鸣,以及耳畔不时响着的潺潺流水……流连其中,被五彩缤纷沉浸着,陶醉着。你还会想起,这,就是冬天么。
                      (2017年11月12日晚 匡列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下点雪更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小文!欣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湘教QS1-200504-000001 湘ICP备12010102号-1

本网站由湖南省教育厅主办,湖南省教育厅信息中心制作维护。保留所有权利,未经允许,不得复制、镜像

Copyright © 1996 - 2016 h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微博二维码

手机版|Archiver|湖南教育网论坛

GMT+8, 2017-11-20 17:45 , Processed in 0.05129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