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朱张渡口论坛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会员:70221 帖子:610685查看新帖
查看: 911|回复: 2

对面的女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7 16: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面的女孩
    周五是没有课,九点时,我来到教学楼,想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课程想听一下。透过一楼每个教室后面门中间嵌着的竖长方形玻璃小窗,发现今天全部是在上英语课,微驮着的外教还在用手势在空中不停地比划着投入地诠释着什么,几根花白的卷发凌乱地竖着,而后排几个同学已经伏在了桌子上。一直走到尽头都是在上同一个课,而拐角的大教室空无一人,只有两个清洁的人员在走道上用拖把在搞卫生,来来回回地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
    我想回宿舍,但外面的风大,尽管有阳光,可是失出了平时的金黄,印在地上都是一种苍白。之前的花繁叶茂不见了,落叶树全部光光的,随风胡乱地摆动它们的干黑的枝条,随风而动的还有粘在树枝上不肯落下的串串干瘪的果壳,我也没有无从去考证,这是什么树。今天的风很特别,打在脸上,冷得痛,突然来一阵,像刀割一样。是不是这个味道?而这些果子在风中急急地颤抖起来,频率快得很,像风铃,可是没有声音。
   蓝天还是蓝,但是起着团团白云,白云也不是一样纯净的白,有阳光的一边带着些土黄,而另一边却有些暗,有点边上还张着丝丝线线,毛茸茸的,有点像北极伸着懒腰的胖熊。东边一大块,云比较薄,缓缓地向四周展开,越到边上颜色越浅,断断续续地中间漏出一点点蓝来。我疑心,是不是河野的沙洲倒映在蓝天上,是那样的幽远,那样的闲散。有飞机穿过,像是深蓝大海里带翅的鱼,缓缓地游,留下笔直一道白色的线,将辽远的蓝天平添上一处人工的划痕。风还在吹,云也在走。
   我转身到了图书馆二楼,有些人,但不像往常那样挤。寻个空地坐下。空地临窗摆着两张长方书桌。打开书,一抬头。发现对面坐着两个女生。
   桌子的对面坐着一个,穿着小马甲,衣襟是湖兰上配着一块米白色,上边突起一个桔红色的大写的K字,而长袖却是深深的黑。女孩看着书,耳孔里塞着个耳机。过了一会儿,她径直将书放在膝盖上,把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用手不停在在屏上飞快地点着。她戴着眼镜,有时还得将手机凑近些才看得清屏上打的字。眼镜片很厚,有一圈圈的白光在镜框上闪。脸上的肤色有点黄,因为偏瘦,长长的脸隐隐现出了颧骨的轮廓。
   隔着桌子前还有一张桌子,我很惊奇,居然社科院这小院竟然有这样的女孩子,长得这么美,又是这样认真的在这里看着书了。如果我能像林鹏一样的年青,肯定会立刻起身,走到她的对面坐下来看书了。可是,我只得远远地,在隔着一张桌子远远地看着,心无半点尘滓,静静地欣赏着她看书的专注的美的姿态了。
   图书馆里的空调效果很好,但是机器发出呼呼的风声,有点闹,平常我来这里都没有注意,但今天声音确乎有点大。女孩将浅灰色的西装脱下,披在肩上,衣服很宽松,下摆便随意地滑落下来,像是刚出浴的人着着的睡袍,松松地自然垂在她手的两边,又贴心地将她暗红色的薄薄的毛衫给裹着。毛衫的圆领开得不高,暗暗的红色衬着修长的脖颈更显得白皙。红色的手机就放在身边不远的地方,寂寞而忠实地陪着它的主人。她不停地用笔在稿纸上写写划划地,有时将笔伸到右前方的书上圈上两个圈,又马上回到纸上计算起来。过一会儿,她又小心地翻开讲义看上一眼,一只手持着蓝色讲义的下沿,右手又飞快地记下什么东西。细白的如葱尖、如柔荑一样的手指灵巧地将书一开一合,像是翻飞在黑白键上,弹奏着高山流水的音符,可是是无声的。对面的女孩指甲上涂了一层厚厚地乌兰色的油,可能有些时日了,很显眼地乌兰和指甲的本色处在一起,看上去心里疙疙瘩瘩的。而她,凝脂般的手指那样的纯净,如葱尖、又如玉笋,没有加上一点人工的修饰,握着笔,灵动地记着她凝神专一的思考。
   我看见她的秀发从白皙的脸庞边悄悄地贴着安静的滑下,有时她朝讲义上微侧着脑袋,一边的头发便调皮地拂上她白净的脸,而另一边的呢,却又微微地垂了下来,像是春风里的杨柳,在三月的风里有一点点飘动,但就那么一点点吧,丝毫也不显得乱。发丝带着一点点深栗色,像是老家后山深秋时满山板栗在秋天阳光下将青色的壳儿裂开,露出的那种深而鲜亮的暗红的褐色,丝丝缕缕低垂下来落在浅灰色的外衣上,飘在暗红的的毛衫前,随她的身体随着她急速写字快速移动的手而轻微颤动,像是春天的西湖,阳光下风起时漾动着的波纹。
   长发垂散在脸的两边,这是多么美丽的脸啊,到哪里能寻找得到呢。有多少明星,也有一张漂亮的脸,瓜子样的,尖尖的下巴,粉粉的颜色,可是配上一付魅惑的凤眼,让我不得不可怜她们那逢场作戏后的世故和迎合。而眼着的她,远远地望着,象是亭亭而立于水边的那一枝白荷,纯净洁白,没有施一点点粉黛,但让人就感到了满是神圣地庄重和美丽。她的眼也是微微朝下看着稿纸。我常记起春风里那一叶狭长的新柳,想着为什么古人总是喜欢形容着美女额前的那一弯黛眉。白居易陶醉于“芙蓉如面柳如眉”,可那是贵妃的美,感觉肥肥的。红楼中小女子那“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又让人觉得无由的愁。只有春风里那轻快舞动着的一叶新柳,我想是最适合她了吧,也没有半点描画,微微地弯在那清澈的双眸之上,似春江边那一线细长远山的剪影,还是似那月初新上柳梢上的一弦新月?有时,她也停下笔来,眉头微蹙,若有所思地望一眼窗外,回过头来,那柳叶似的黛眉又舒展开来。回头的那一刹时,她的眼神刚好碰上了我,我急急地了低下头。
   再抬起头时,远处对面的女孩不见了。只有桌前的女子,斜侧着身子,露出两颗微黄的虎牙,大大的,对着手机在笑。
         (草记于2017年11月17日午 社科小院图书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9 12: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很美的姑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8 11: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湘教QS1-200504-000001 湘ICP备12010102号-1

本网站由湖南省教育厅主办,湖南省教育厅信息中心制作维护。保留所有权利,未经允许,不得复制、镜像

Copyright © 1996 - 2016 h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微博二维码

手机版|Archiver|湖南教育网论坛

GMT+8, 2017-12-18 11:33 , Processed in 0.05409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