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朱张渡口论坛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会员:78339 帖子:628038查看新帖
查看: 7667|回复: 3

何处尘嚣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3 16: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klh19740826703 于 2018-5-13 16:15 编辑

                      何处尘嚣息
   屈指一算,离上个周末又过了一周。
   室外阳光明媚,有鸟叫,快乐地在金色阳光底下的绿荫里唱着痴情的歌儿,有些悦耳。但是,这些悦耳的声音与周围的喧嚣与嘈杂相比,显得是那样的单薄、那样的细弱。围墙头外没日没夜传来的无休止的饭馆炒菜锅碗瓢盆碰撞声、硕大乌黑高矗于窗外的烟囱底下排烟机轰然的巨响、铝材店里金属尖利地切割声,以及或远或近砌房子机械运转时发出的极具穿透力的摩擦声,像是极度污染了的大海里掀起的滔天恶浪。那几声偶尔的鸟声,有时也淹没在这浑浊的浪的波影里。我想,有可能,小鸟也受不了了,飞到了其他地方去寻觅另一个安静的地方去了吧。小鸟应是可以觅到一静的居处,因为它有可以自由飞来飞去的翅膀。而人呢,只有一双脚,在早已习惯了的轨迹里日复一日地画着不规则的从起点到原点的封闭了的人生圆弧,画着,画着,就腰也弯了,发也不再黑了。
   无由的,又想起了上周末时,那一天刚好立夏。
   难得周末一起聚一聚。平时,尽管总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是一相逢,总是那样行色忙匆。因为,各有各的事,相互之间的寒暄也是分秒必争。偶然一句招呼的话话音刚落,那人却已远远离去。只有周末,才有节奏缓下来的时候,但是凑在一起,又是需要有人创造一个由头。而这一次,机缘巧合,我们一行有八个人,终于难得地聚在一起了。
   春天是多雨的季节,浇得到处都是绿意浓浓一片。到了立夏,雨便停了。于是,有人就开玩笑说,我算得很准,不管前几天下好大的雨,立夏这一天是个大晴天,大家尽可放心。立夏的日头很是灿烂。会龙山半山腰间有一个用七彩的帆布围成的一个蒙古包似的帐篷。帐篷顶上,太阳从树叶的缝隙中落了下来,洒下一片光辉的金黄,往常我是不敢看那太阳的颜色。怕它灼伤了自己的眼睛。而从帆布顶内看着这一片金黄,是那样的温暖。这阳光又将细小的树叶的剪影投在了帐篷顶上。一律是疏疏淡淡的灰色,在阳光的底子下,被微微的风轻轻地拂动,油然而又安静。
   蒙古包样的帐篷紧倚着一棵粗大的酸枣树,阳光又从酸枣树的枝干上悄悄地滑下来,最后落在那粗糙的树干上生着的一层层青青的苔藓上。雨后的苔藓湿湿的,沐浴着树叶缝里洒下的几绺光芒,格外的温润也格外的精神。而没有照到阳光的几处,却更显青黑。颜色深深浅浅的,极像是一幅着着浓浓的青绿水墨图画。细心的女同伴半眯着眼睛看着这幅天然的画入了神,突然,她大声的叫起来,看,这里还有几只大蚂蚁。久居在钢筋水泥铸成的世界里,突然间,见到几只孩时在乡间田头常见的大黑蚂蚁,居然也觉得像是见到了一件很新奇的东西一般欣喜高兴。大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仔细瞅去,沿枝干向上,有三五成群的蚂蚁正有秩序挨着树皮间的沟壑排着队儿朝前进。它们也不慌,也不忙,按着自己的节奏向上,好像爬得很慢,很慢。过了好一会儿,再转过头去,它们的队伍却又与枝干最遥远处的青黑融在了一起。
      我们由衷地赞叹着这一处的风景迷人,青山似黛、四处葱茏,蓝天白云、时光缓行,在闹市里难得有如此静谧之处,聊天的话题也是十分的轻松,像行云流水,无拘无束。这时,漂亮的老板娘走进来,递给每人一张名片。她说,再过一段时间,店子就要搬家了,搬到市中心去了。那里热闹得多,大家也方便多了,不要再走这么远寻到这里了。有人叫起好来。而我,却在一阵热闹的声音中沉默了下去。做生意的,自然想到生意旺地求财,这是无可厚非。但是,她们没有想到,在闹市中,还有许多在喧嚣中战栗着的心,需要简简单单的一片宁静来抚慰、来疗伤。可是,就是有这一片静地,也越来越被四涌着的喧哗给挤占、给压缩了。
      午后,下山来是一条从山中开辟出来的宽宽的黑色大马路。马路很平坦。倘若没有车来往,便可以闭着眼睛往下直走。但是不行,时时有上山飞快开过来的车声划破这里的宁静。熟路的同伴告诉我,这里原来是一条蜿蜒的小山路,路面尽是小石子,隔得好远也有突兀地大石头不知是什么年月就一直卧在那里不动了。路不平,沟沟坎坎地,下雨的时候上山,不仅是夏天,秋天也一样,路很滑,山间的泉水涨起来了,顺着路边的小沟潺潺而下,水急的时候,也会漫上路面,将路面的小的石子冲得白白的。有时,清清的山泉也会打湿你的鞋,只得光着脚,而水又会从你的脚背脚心流过,凉凉的、痒痒的。我神往起来,想到了“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而那唐朝的王摩诘,惊叹着天气晚来时,空山新雨后的美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而时时流连忘返,是很迷恋于山水间么。于是,我很埋怨这直而黑的路面来,就这么平铺着,低垂着直直地伸延到山的脚下。山路不见了,被泉眼冲过的白的石子不见了,泉水也没有看到了,那立在路边供游人休憩的静卧了不知多少年月的大石头也不见了,那山间行人们因路滑而时时不留神摔倒引起的尖叫与欢笑也消逝了。只有这单调的黑的路面,只有这单调的黑的路面上急驰而来上山的叫人提心吊胆的小车呼啸而过。
      有两个同伴边走边说,他们都住在离山下不远,在隔一条马路就到的地方。那里空气同样很好,晚上万籁俱寂,可以香甜入梦。早晨起床,推窗便有清风徐来,放眼四处尽是繁花绿叶,各种的小鸟都在用不同的调儿长长短短高高低低地唱着晨的赞曲。我不由得狠狠地嫉妒起他们来。
      而此时,正是中午。窗外,人的叫喊声,锅碗瓢盆声、机械转动摩擦声,一齐在热烈地响着……
                                 (中国社科院匡列辉 草写于5月13日中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09:02: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远离都市的尘嚣好好休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16: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湘教QS1-200504-000001 湘ICP备12010102号-1

本网站由湖南省教育厅主办,湖南省教育厅信息中心制作维护。保留所有权利,未经允许,不得复制、镜像

Copyright © 1996 - 2016 h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微博二维码

手机版|Archiver|湖南教育网论坛

GMT+8, 2018-9-19 12:51 , Processed in 0.04186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