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朱张渡口论坛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会员:78338 帖子:627624查看新帖
查看: 2504|回复: 3

六月回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3 10: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klh19740826703 于 2018-7-23 10:05 编辑

                          六月回乡
   农历已过六月的上旬,天是一天比一天热起来。
   这一期事格外的多,往常放假已十来天了,可是现在还得上班,还得有些做不完的事。上周末的时候,电话里,母亲和我说了些话后,对我讲,不要回家,家里热,没有空调,只有风扇,扇出来的都是呼呼的热气。日子过得很快,一周结束,心里惦记着,电话也没有再打,我便乘车回家。
   家里的门是半掩着的,金色的太阳光透过屋檐斜斜地照在金黄油漆的大门上,直直地将门的金黄分成了两半,一半没有照着,显得很柔和,一半映上了阳光,黄得格外的刺眼。我悄悄地推开门,父母正坐在里屋里看电视。母亲看见我回来,脸上微笑起来,嘴里却埋怨道,天气这样热,回来做什么。一边又赶忙站起来,从另一个房子里搬了条椅子过来,说,快坐下。看你热得,背心都湿了。母亲注视着我,看着我的后背。后背起来一层汗水,和着湿了的衣服紧紧地粘在身上,怪不舒服的。母亲从凉床上拿起一把蒲扇,在我的后背边用力地摇了起来。燥热的后背慢慢儿竟然凉快了许多。
   躺卧在自家的凉床上,感觉也不是那样的热,将门掩着,屋外的太阳挡在了外面,高树上一长一短的蝉声也挡在了外边,但是它们那怕热的细细而嘶哑的叫声又从门缝里透了时来。没有了闹市里车流的喧嚣、人声的鼎沸,伴着风扇的轻摇,我居然睡着了。睁开眼望望,时针已指向了下午五点。
   母亲对我说,伢子,帮看看厨房里的灯,扯不亮了。我的心里一惊,问,是什么时候不亮的啊,是不是灯炮坏了。母亲说,上次你回来的时候就不亮了,开始还怀疑是灯坏了,没有和你说。赶集时,你父亲买了个新灯泡来换了,还是不亮。我说,上周不早说呢?母亲说,反正天黑后,人很少到厨房里来,来的话,没灯也可以用手电筒。但是有时不太方便,鸡舍里的鸡进笼什么的还是看不太清楚。我走进厨房,这时的厨房内有点黑起来,抬头看了一眼,高处的房梁上,早几年牵的几根电线不规则地交织着钉在了上边。昔日里白的电线全被一层灰黑的厚的扬尘裹着了,有几条老旧的蜘蛛吐的丝从半空中垂了下来,也粘满了黑的灰尘。估计是线的接口处松了吧。我想。我对母亲说,现在不太看见了,中午不告诉我呢。母亲说,中午正是太阳当头晒,一天最热的时候,我想等下午这个时候再和你说,这时候凉快些。
   一个这样的小事,竟然放在母亲的心里快一个月没有对我说。今天,我回来后,却又等到下午五点,天稍凉快一点才开口。母亲总是担心着自己的儿子,怕他在单位上事多不便回家。回来后,又怕热着没有开口。我的心里一凛,酸酸地滋味便从心头涌过鼻尖。我想起这一个月来,晚上,年迈的父母进厨房时,黑灯瞎火的,佝着背,打着手电摸索着往前走的样子,眼眶里突然像是喷出来了什么东西似的有点模糊了。
   搬了张长长的木梯,我攀沿了上去,父母在下边扶着梯子的两边,生怕我会摔下来。我站在梯子的高处,说,走开些吧,不要担心的。但是,父母半步都没有动,紧张地看着我在上边查看,嘴上还不停地在说,要关掉电啊,小心触了。父亲又开始责怪母亲来,怪她不要告诉我,反正晚上很少进厨房,要是触了电怎么办。我在梯子的上头,听着他们的对话,觉得又是好笑,又是难过。
   待我将断了线接好,从梯子离地面的最后一级跳了下来时,母亲又紧张起来,连声说,慢一点,慢一点,莫摔着。搞好了么?没搞好就算了。我打了一点水,将满是灰尘的手洗了一下,清凉的水马上像是滴进了一点乌的墨汁,黑的颜色便一圈圈的在脸盆里扩散了开来。母亲不停在跟在我的身边,用力的摇着宽大的蒲扇。另一个手又轻轻地拍了拍打我的肩膀,肩膀上的灰尘便落了下来。我笑着对父亲说,快按一下开关,看看。电灯点着了,暗的厨房一下溢满了透明的光辉,金色的光辉里,父母望着雪亮的灯,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笑了起来。我看到了,父母都笑得开心,像是终于了结了一个很困难的事似的。我对母亲说,这样的小事都不告诉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母亲只是微笑着,没有说什么。
   晚上,陪着父母看了会电视,快十点的时候,父母都要睡了。父母要我睡他们的里屋里,里屋前边有屋,后边靠着山,终日阳光难得有时间久留,凉快一些。我执意不肯,又看了一下电视,也不知道里边男男女女闪闪烁烁的,放的是什么内容,百般无聊,关了电视。可能是中午睡多了的缘故,我却睡不着了。室内还是有点热,电扇在不停地转着,搅得满屋的热气在不停地上下翻涌。我看了一眼窗外,却有些亮光从窗前泻了进来,这亮光,有点朦胧,带着一点淡黄的清辉。
   推门走到庭外,看见一轮半月已经悄悄静静地升上了黑莽莽的高峻的葱岭,在幽深且沉沉地无边地天幕下,投下满世界里恬淡的柔和的光芒。我回望了一下四周,有高的房子那向上耸起的尖尖屋角的灰黑的影子,被月光紧紧地向下印在平阔的墙面上,像是一只静静的展翅欲飞黑的大鸟。而白日里高大挺拔的酸枣树们,却伸着长长的黑的枝桠,极像是童话还是鬼怪故事里的庞然大物,张牙舞爪地要向你的方向扑了过来,只有那山下的竹林,成片成片的,默默地在月光下静静地立着,稍微有一点风来,细细的叶子也会轻轻地摇一摇,油然地将无数的碎叶无声地铺在了庭前的地面。“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是不是这样?今夜不是满月夜,虽就是半月,便也很好了,朦朦胧胧,一切又像看得见,却又看不清,就连天边那几颗闪动着的星星。再一抬头,又似乎躲进了云层里,捉迷藏似的,过一会似乎又在广袤的静夜里眨呀眨的。
   再回屋时,床上月光柔和地印在了另一头了,电扇还在转着,风里起着了些凉意来。
              (中国社科院匡列辉写于2018年7月22日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4 08: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听着母亲的唠叨是一种幸福,更是一种温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4 09: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慈祥的父系、母亲。满满的乡愁……好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5 21: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湘教QS1-200504-000001 湘ICP备12010102号-1

本网站由湖南省教育厅主办,湖南省教育厅信息中心制作维护。保留所有权利,未经允许,不得复制、镜像

Copyright © 1996 - 2016 h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微博二维码

手机版|Archiver|湖南教育网论坛

GMT+8, 2018-8-16 16:23 , Processed in 0.04207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